Mine Equities Acquisition

新发展格局下,全球矿产资源供应面临哪些挑战?

2023-06-21 18:10 3276 0

根据最新数据统计,中国铁矿石进口规模于2020年达到年度峰值,今年1-5月份创历史同期最高,近年来占世界总进口量比例超2/3。


矿产资源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,风电、光伏发电、核能、新能源汽车等清洁能源产业依赖于关键矿产的供应。目前,我国清洁能源产业发展迅猛,所需的关键矿产需求持续上升,但地质禀赋的不足,导致关键矿产的供应量依然不足。与此同时,受到多重因素影响,关键矿产的海外供应链的不稳定性增加,令清洁能源产业关键矿产全球供应安全面临严峻挑战。


关键矿产供应安全存在哪些挑战?


铁矿石巨头独占鳌头,寡头垄断效益明显

    目前,一些关键矿产的供应集中于少数国家,生产集中在矿业巨头企业,引发了安全担忧。根据数据显示,2013年~2022年国外平均生产集中度分别为铂族元素99.9%、钴97.4%、锂90.1%、镍95.2%。其中,钴由刚果(金)生产的比例达到72%;锂由阿根廷、玻利维亚和智利组成南美洲“锂三角”地区的生产比例更是达到49%。另一方面,一些铁矿石巨头独占鳌头,对关键矿产的产出明显控制,寡头垄断供应明显。这些掌握矿业资源的国家和企业,一般通过收紧矿业政策、限制出口等手段,控制其他国家获取矿产资源,增加矿石开采的困难和风险。


“黑天鹅事件”频发,海外淘金多方位受限

    除了垄断,其他风险也在逐渐显现,时有“黑天鹅事件”发生。近年来,非洲大陆地区冲突不断,严重影响关键矿产的生产、运输和贸易,极大限制生产流通。俄乌冲突、新冠疫情都曾给全球关键矿产的生产带来严重影响,导致价格升高,拉升终端的成本压力。此外,我国主要依靠南海航线、太平洋航线等海上运输通道进行运输,马六甲海峡作为重要的运输通道之一,易受到国际突发事件的影响,海上运输通道的不稳定性较大。这些外在不确定性因素的存在,加大了关键矿产产业链、供应链中断的风险。


关键金属竞争加剧,海外供应阻力突增

    近年来,清洁能源产业所需的金属矿产市场竞争激烈,以美国、欧盟为主的西方国家愈发重视关键矿产安全,近年来加紧推出、调整关键矿产战略,展开全球布局以应对供应链风险,比如2022年,美国、加拿大牵头,与11个国际与组织,达成“矿产安全伙伴关系”(MSP)合作计划,拟建立强大、安全的区域供应链;2023年,在G7会议上,欧盟和美国达成矿产金属协议,等等。同时,西方国家不断强化供应链伙伴关系,搭建能源与关键矿产国际联盟、矿产安全伙伴关系、可持续关键矿产联盟等各种圈子,以保障自身关键金属供应。此外,一些西方国家颁布相关的法案,限制或禁止海外矿业投资,对我国关键金属的海外供应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
面对未来矿产资源挑战的解决方案


1.构建战略性矿产资源的海外利益保护和风险预警防范体系>>>

    

在全球分工模式下,我国战略性矿产资源价值链面临严重的海外风险,包括资源对外依赖度、关键工艺依赖度以及海外矿产资源资产和业务安全等方面。全球矿业面临贸易保护主义和资源民族主义的双重挑战。当前,西方发达国家通过金融、技术、产业等多种手段,控制全球矿产资源,严重影响了我国战略性矿产资源的产业链、供应链、价值链和投资链安全与稳定,我国应尽快建立涵盖多要素、多目标和多维度的海外利益保护与风险预警防范体系。


2.深化“一带一路”合作,推动矿业高质量发展>>>


 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促进地区经济发展,也提升了当地对矿产资源的需求。很多沿线国家矿产资源丰富,成矿条件好,为矿业经济合作发展创造了广阔的空间。随着我国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纵深推进,构建互利共赢的清洁能源产业关键金属产业链供应链合作关系,增强我国关键金属供应链韧性。


3.提升矿业国际话语权和资源配置能>>>

     

全球矿业格局未定、多方争霸之时,如何拥有更多的定价权、话语权是思考的关键。只有加快地质工作“走出去”步伐,积极参与国际合作,加入、对接、拓展关键金属全球治理机制,同时加快构建我国自主可控的全球关键金属保障体系,才能提升矿业的国际话语权和资源配置能力。


相关链接:


新百仕供应链管理(深圳)有限公司,系华商纵横物流投资有限公司的下属公司。致力于构建集商流、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于一体的全球生态供应链平台。公司充分整合资源,不断探索、创新业务模式,业已形成较为完善的供应链服务体系,涉及钽、铌、钨、锂、钴、铍、锡、铜、铅、锌等小金属、有色金属矿产品进口与非金属矿(高纯硅砂、云母、黑色系花岗岩荒料等)进口。公司还积极开拓二手车及二手机械设备(包括采矿选矿设备、重型卡车、客车等)出口、农产品/水产品及各类工业制成品进出口等业务领域,为上、下游客户提供综合物流及供应链金融服务。